技术领先 信誉至上

The technology leader in
the credibility of the supremacy The technology leader in the credibility of the supremacy

从事耐磨配件铸造二十年
   为您提供卓越产品和超值服务 从事耐磨配件铸造二十年 为您提供卓越的产品和超值的服务

立即询价

打造华北地区最大耐磨生产基地

The Largest Production

Base of Wear Resistant Material

The Largest Production Base of Wear Resistant Material

五百强合作伙伴 百家合作企业 金牌供应商

参与合作

装备制造业“走出去”:擦亮中国新“名片”

导读: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促进我国重大装备和优势产能“走出去”,实现互利共赢。从国内产业发展看,以高铁、核电为主的装备在国际市场具有高性价比的竞争优势。推动中国装备走向国际市场,优化外贸结构,既能促进国内产业转型升级,也对构建互利共赢的新格局具有重大意义。

1.装备业能否成为中国制造新“名片”

2014年10月,美国马萨诸塞州交通局正式批准向中国北车采购284辆地铁车辆,装备波士顿红线和橙线地铁,中国轨道交通装备企业首次成功登陆美国。今年2月4日,中国、阿根廷两国政府签订《关于在阿根廷合作建设压水堆核电站的协议》,中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核电“华龙一号”成功出口拉美,将落地阿根廷。

自2014年下半年起,国务院常务会议数次讨论和部署加快铁路、核电、建材生产线等中国装备“走出去”,一系列鼓励和扶持政策出台,一些初期探索项目陆续落地。截至目前,中国与巴基斯坦的核电合作已承建6台压水堆核电机组,总装机容量达340万千瓦;中国核电企业在加拿大、英国、罗马尼亚等地的布局也初见成效。

同样,中国高铁迈出国门的脚步加快。据了解,2014年我国共出口铁路设备267.7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增长22.6%。从主要市场看,东盟、阿根廷、澳大利亚和美国位居我国铁路设备出口的前四位,出口额分别为38.4亿元、34.5亿元、33.5亿元和31.7亿元,其中对东盟出口额增长了1.2倍。

1月2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大力开拓铁路、核电等重大装备国际市场,整合行业资源,创新对外合作模式,探索采取合资、公私合营等投资运营方式,为有需求的国家提供工程设计咨询、施工建设、装备供应、运营维护等全方位服务,并通过国际合作开拓第三方市场。

我国“一带一路”的战略为高铁、核电等中国装备“走出去”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据了解,“一带一路”沿线是世界轨道交通最急需发展的区域,区域内拟建或在建的高铁项目共有9个,此外还有22个跨境铁路、普通铁路和地铁项目拟建或在建。而核电产业作为高端技术制造业也成为“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着力点。

专家普遍认为,长期以来,我国在外贸方面一直处于顺差位置。但是,出口结构却不尽合理,出口的主力军长期停留在纺织品等低附加值产品中,中国制造在国际市场上被贴上了低端、廉价的标签。

然而情况现在已经有所改观。“中国正在从‘世界工厂’向投资输出国转变。”经济学家宋清辉说,“以高铁、核电为代表的中国装备制造业以质优价廉的优势赢得国际认可,成为中国制造的新‘名片’。”

2.境外项目建设如何防范风险

2014年底,中国铁建、中国南车等组成的国际联合体中标墨西哥城至克雷塔罗的高铁项目,项目在中标三天后取消,今年2月墨西哥方面又宣布,刚刚重新启动的这一高铁项目招标被“无限期”搁置。

一般认为,客流量不足致使成本回收难以及油价的波动,是墨西哥高铁项目撤标的重要原因。而对于沙特麦加轻轨铁路项目,中国铁建称受项目所在国政治、经济、政策、法律等影响较大,低估了拆迁难度,各种因素的变动导致成本增加。这些项目的经验值得借鉴和思考:需要进行理性地可行性分析,加强境外投资监管,规范企业经营秩序,建立健全风险评估和突发事件应急机制。

“国家要重点推进高铁‘走出去’,但也要更重视风险防控。”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王晓涛指出,即使是国内的投资,也存在技术和经济的风险,而“走出去”的项目除了这两个风险之外,还会存在一些政策的不稳定性、政局的变化等风险。

中国企业的其他海外项目同样面临许多问题。比如,由于路途遥远,中国设备的检修可能需要花费巨额成本;再比如,由于语言不通问题,设备和图纸上的文字外方看不懂,双方交流受阻碍,甚至当地劳动力进入项目都面临困难。再有,目的国对环保、劳工条件等方面的要求和法律法规都需要深入了解。

对此,王晓涛表示,中国企业“走出去”,在拓展自身发展空间的同时,也要充分考虑所在国经济和产业发展的实际需要,着眼于提高有关国家产业发展的能力,增加当地的就业,提升当地产品的供给水平,促进有关国家长期可持续发展。

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副巡视员曹钢认为,完善支持政策、做好配套的财政金融保障是风险防控的关键。“可以建立政企银合作机制,创新发展思路,银企要成为利益共同体,组建‘产业+金融+服务’的集团军。”他说。

今年1月初下发的《关于加大重大技术装备融资支持力度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将创新金融产品和融资服务模式,为企业提供多元化和个性化的融资服务,支持产品出口及企业“走出去”。

王晓涛表示,要按照市场原则,拓宽外汇储备运用渠道,支持企业在境内外发行股票或债券募集资金,发挥政策性金融工具作用,为重大装备和优势产能“走出去”提供合理的融资便利。

3.怎样促进经济共同发展

2014年中国整个装备制造业出口2.1万亿元,占国家整个出口收入的17%,其中包括电力、通讯、石化、矿业、航空等行业,大型的成套设备出口快速增长。中国60万千瓦的燃煤发电机组已经成为出口的主力机型,华为公司68%的销售收入来自于海外市场,另外工程机械、汽车等领域在境外的投资也取得了积极的进展。

目前,我国企业已在亚洲和非洲的发展中国家建设了钢材、水泥、玻璃、印染、针织、汽车等生产线,既开拓了新的市场,又增加了当地生产能力。如奇瑞等汽车企业在境外建设整车或零部件生产线,徐工集团、三一重工等海外业务规模也不断扩大。

专家认为,关于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问题,要将产业规模大、技术水平较高、具有一定优势的行业作为重点领域,如钢铁、有色、水泥、玻璃、汽车、轻纺等。同时推动产业链上下游合作,支持企业在有条件的国家上下游配套协同发展,增加产品当地附加值。

在全球范围内看,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国际产能合作的热潮正在兴起,也逐渐成为许多国家促进经济发展、减少贫困、改善民生的重要举措。这实际上也为中国装备制造业“走出去”提供了重要机遇。

随着跨国合作项目的不断展开,如何与目标国合理对接成为关注焦点。考虑所在国当地的经济现状和政治、文化环境等因素,既要发挥我国自身优势,也要注重本土化,探索多种商业合作模式,积极融入当地社会。

王晓涛指出,要坚持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理念,需要充分考虑东道国的经济状况、现实需求,以及技术标准的实际情况,既要独立自主,积极开拓国际市场,也要考虑与有关国家组成联合体,共同参与境外的铁路项目。同时也要学习跨国的经营经验,提高我们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力的能力。

同时,“走出去”不但可以贡献当地经济发展,也促进了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商务部部长助理张向晨认为,中国的电力设备、通信设备、船舶、高铁,在很多国家都有需求和市场,而国内市场需求增长正在放缓。“从全球市场来看,推动中国的装备制造业‘走出去’,既便利了这些国家,也为我们国家的产业结构调整提供了新的思路”。